baidu
互联网 一舟书库

华语文学 严歌苓《妈阁是座城》

 

 

  得知《妈阁是座城》描写赌场风云,且出自严歌苓之手有些惊讶,因她在我心中她便是勤奋、慵懒、优雅融为一体的代表。很难想象她如何碰触,如何深入这一题材。于是带着严歌苓带给我的种种好奇,捧读并非是我的兴趣题材文学作品,《妈阁是做城》。

 

  “叠马囡”梅晓鸥与来自三个不同领域的精英卢晋桐、史奇澜、段凯文、因为“赌”这个字而发生的残酷、热辣、迷离、朦胧的情感故事。首先做一个普及工作,叠马仔是赌城的一种特殊职业,他们从赌客身上赢取比赌城更多的钱,但是当赌客拖欠赌资的时候,他们必须拿自己的钱替赌客偿还。他们是赌博的桥梁、赌博的“寄生者”、赌博的敌人、赌博的受害者。

 

  相较于“矛盾”,我更愿意称梅晓鸥本身是一个复杂的个体。作为叠码囡,因赌而生,也必然把自己葬送在这个字上。因祖父嗜赌,她天然的带有赌徒的基因,但另一面,她又遗传了外祖母敌对赌博的基因,排斥、报复、憎恨赌博是她的使命。梅晓鸥一面扮演着叠码囡大姐大的角色,一面极力伪装着做一个好母亲。

 

  进入剧情之后,我时不时被严歌苓叙述故事之外的语句打动,例如“早晨是美丽的,但是叠马仔没有早晨”,感觉一切自然的美好对于梅晓鸥来说是那么的奢侈,瞬间一个疲惫的,孱弱的,苍白的,强打精神的,迷茫失落的,面目清秀的梅晓鸥出现在脑子里面,这样的一个女人是多么的惹人怜爱!

 

  严歌苓有一个观点,天分胜过勤奋。对于她的天分我们毋庸置疑,但她的勤奋丝毫不亚于她的天分,每一次创作她都必将进行生活体验,此次她也确实到澳门的赌城里面去“小赌怡情”,这是小说中描写的场景逼真到让人吃惊的原因。个人认为严歌苓的作品中人物都很极致,《陆犯焉识》《小姨多鹤》《第九个寡妇》,这些作品让我记住的都是故事中的人,而非故事本身,同样《妈阁是座城》中的梅晓鸥也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,好像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已经不再重要,她曾经的小三身份,叠码囡的职业,中年同居的行为……都可以变得模糊,而这个人确是清晰的,她四十出头的面庞线条开始微微变化,她仍然是美丽的,白皙但有些松弛的脸上写满了故事。怎么说那样一种感觉呢?会被它刺到,也会被它吸引到。

 

  关于“赌”这个字,影视作品不在少数,光是香港导演王晶就拍了不少的“赌”电影,但每一部都像是“一场游戏一场梦”,本着娱乐的原则我们看到的作品中的赌城慢慢的成了一种符号,有了特定的匹配元素,但是如《妈阁》这样认真,这样锋利的作品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看的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

  好像一直都没有讲标题“妈阁,一座没有围墙的城”,太多人认为婚姻是一座围城,外面的人想进去,里面的人想出来。至少婚姻是有切实的文字规定的,进进出出总需要盖章认可。但妈阁是开放的,不设限的,更是包容的,无论职业、出身、身份等等。去,它必然欢迎,但只要你去,便几乎没有离开的可能,原因大致在于面对贪欲,对金钱的贪恋,还有对刺激的贪恋没有人可以自控。所以,它不需要围墙,也不需要获得谁的认可,只要走进去便几乎没有出来的可能。贪欲,我终于找到了这本书让自己毛骨悚然的真正原因。

 

  赌,几乎是人人痛恨的,何况被它残害到在善恶间挣扎,在人鬼间游走的梅晓鸥。梅晓鸥企图向死而生,她以为自己可以像一个病人,接受病魔然后成功的战胜病魔。但她没有明白“赌”不是病,它只是人的本性,本性一旦发作,有谁能阻止呢?要强的聪明女人糊涂在了这一点。比一般人更悲惨的是,梅晓鸥生在了这座城,那么她还有离开的可能吗?小说最后好像给出了一丝希望,但是我无法认可梅晓鸥真的可以离开,妈阁。(by paopao)

 

想看这本书?您可尝试网盘搜索(不会点这里)、网店购买或者在线阅读
网盘搜索
点击访问新浪共享资料 点击访问百度文库
 
点击访问豆丁网
点击访问百度云盘
网店购买
点击访问当当网
点击访问卓越网
在线阅读
点击访问网易读书频道
点击访问搜狐读书频道
任何意见建议,请通过以下方式与本站联系
电子邮件:guyizhou@hotmail.com
新浪微博:请关注@一舟书库